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参观中国宝鲍文园“遗产医生”如何呵护国宝

参观中国宝鲍文园“遗产医生”如何呵护国宝

2020-01-14 13:56 | 来源:南昌新闻网 

桌子上放着一个青铜壶和一个缺脚的青铜三脚架,桌子上散落着文件、刷子、颜料盘、胶棒和其他工具。这张略显凌乱的桌子是青铜修复师张彭宇工作的地方。从张贴在压板上的照片可以看出,修理前青铜罐上有一个明显的裂纹。现在,壶身的裂缝已经消失,青铜器的表面颜色与原来没有什么不同,文物的历史感得以保存。

博物馆展出的文物大部分都是完整的、经过打磨的,但它们最初出土时的状态可能不一样,在后来的保存过程中也可能出现各种问题。当文物“受伤”或“生病”时,该怎么办?如何保持文物完好无损?不久前,记者走进国家博物馆的文化保护研究所,就如何保护和修复文物,实地拜访了“文物医生”。

文物精密仪器“体检”。

鲍文在中国已经积累了半个多世纪。1950年,国家革命博物馆筹备办公室成立后不久,革命文物复制组织成立,为革命文物的复制开创了先例。1952年,北京历史博物馆(中国国家博物馆的前身)建立了文物修复室,为国家博物馆文物的保护和修复奠定了基础。2018年,国家博物馆在原文物科技保护部和艺术鉴定中心科技试验箱的基础上成立了文化保护研究所。该研究所主要负责其收藏的140多万件文物的保护、修复和复制。承担一些科研任务,与国内外文物保护机构开展交流与合作。

郭波·鲍文院副院长周敬成说,鲍文院有40多位理论基础扎实、实践经验丰富的文物修复者,包括“80后”。“当年轻人进来时,他们必须向老主人学习技能。在他们的指导下,他们将能够在大约3年内外出,独立承担修复任务。”周敬成说。

就像病人看病前需要检查一样,文物修复也需要先检查分析。国家伯恩研究所收藏测试分析研究所配备各种先进的分析测试仪器,利用现代技术对文物进行准确的“体检”。

”这种仪器叫做显微共焦拉曼光谱仪。它配有显微设备,具有非常高的光谱分辨率和空间分辨率。它能分析文物材料的相结构,样品量少收藏检验分析研究所的巫娜表示,拉曼光谱仪是一种非常有效的无损和微损伤检测方法,主要用于无机物质的检测和分析,如普通颜料、金属文物腐蚀产物、古玉制品等。气相色谱-质谱主要用于分析文物中的有机物成分,如古胶、天然染料、油画中的油和博物馆中的挥发性有机物采集测试与分析研究所的丁力表示,色谱分析实验室已于2019年8月竣工,所用设备在行业内处于先进水平。

在电子显微镜实验室,记者看到一台可以放大10万倍的环境扫描电子显微镜。如此高倍数的“电眼”可用于观察文物和样品的微观形态和微区成分,适用于金属、陶瓷、纸张、壁画等各种材料的分析和研究。

巧妙修复国宝

修复金属制品是国家博物馆的传统优势。“近年来,我们已经完成了对藏品继母吴鼎等国宝的保护和修复,我们还承担了许多外国单位青铜器的修复工作。”金属制品修复研究所所长马丽芝说。

马利基手头正在做的是修复一个外部单位——青铜爵。“我在那里

张彭宇和两个修复者共同完成了郭波收藏的傅方浩一的保护和修复工作。“这个项目持续了一年多。清除有害锈并进行必要的防护处理后,需要一个夏天的观察来看有害锈是否会再次繁殖。除锈后,文物原有的修复痕迹和裂纹将部分暴露出来,需要重新填充和着色。”张彭宇介绍说,青铜器的修复应该是肉眼几乎看不见的,可以被仪器识别。

进入书画文学修复学院,书画修复师王波正在修复一幅《罗汉拓片》画。他用镊子捡起一张米粒大小的黑纸,小心翼翼地粘在拓片受损的部分。“这是清代甘龙时期的拓片,装裱时直接贴在布上。随着时间的推移,织物会变脆,上面的纸会皲裂和扭曲。”王波说,这些拓片的修复已经持续了近4个月。他特别点了六层薄如蝉翼的棉连续纸。他反复调整墨水颜色,使其接近原始拓片。纸张着色后,他用手撕出形状合适的碎片,然后粘上浆糊一点一点地修补。每一步都需要极大的小心和耐心。

复制,复制,身体上的和精神上的。

除了文物修复,郭波还将进行大量文物和文件的复制。复制品可以作为珍贵文物的备份,也可以在全国各地展出,而不是原画,这样许多不能参观全国博览会的观众也可以看到国宝的风采。

2019年11月,国家伯恩研究所书画文学修复研究所获得“火焰杯——红色基因继承者”优秀团队奖。自1950年以来,国家博物馆书画文献修复研究小组已复制了1万多种革命文物,包括孙中山、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等伟大革命人物的碑铭、手稿和信件。

王钟秋,郭波终身研究馆员,从事现代文物的修复和复制已有45年。他复制和复制的笔迹既有形状又有精神,这可以称为一种独特的技巧。2014年退休后,王钟秋接受了国家伯恩研究所的重新任命,接受一名年轻人为弟子,从事复制文物的独特工作。

吕薛飞是中国人民大学的书法大师,也是王钟秋的得意弟子。在国家博物馆工作了八年多之后,她已经制作了280多份收藏品,其中大部分是书法和书法收藏品,还有少量画作。她展示了自己复制的一些作品,包括孙中山的《博爱》横幅、毛泽东写给张锡伦的信、周恩来在亚非会议上手写的补充发言,以及习近平总书记2014年在河南兰考的餐券,其中包括毛笔、钢笔、铅笔、签字笔和其他笔迹。

“我们采用直接模仿为主,手写为辅的综合效果法。这种方法是由王钟秋教授总结提出的,是国内首创。”陆雪飞说,传统的临摹方法是双钩,但临摹作品的墨色没有改变,只是形式上缺乏神韵。“王钟秋老师认为,对笔迹复制来说,最重要的是恢复其表达方式和书写感。”

陆雪飞说,文物笔迹的复制应首先仔细选择书写材料,制作逼真的残迹,并使用传统技术如石印、铅印和油印在文物上印刷线条和图案。最后,笔迹的复制应该手工完成,以达到形式和精神的结合。

在继承传统技艺的同时,国家博鲍文园也在探索3D打印等新技术,用于文物的修复和复制。"我们正试图将3D打印与传统技术结合起来制作一些青铜复制品。"张彭宇说他以前用3d打印来复制文物,根据收集到的文化资料打印一个较小的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