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犯罪分析大数据贷款“忽悠技术”升级

犯罪分析大数据贷款“忽悠技术”升级

2019-12-31 15:22 | 来源:南昌新闻网 

犯罪分析大数据常规贷款“胡友树”升级

多名受害者加入常规贷款公司成为罪犯

兰州警方近日发现多起“常规贷款”案件,显示非法“常规贷款”犯罪具有高科技和职业倾向。年利率超过1500%的714门高射炮(7天或14天高息网上贷款)被一个接一个地标为“低息、免抵押、快速贷款”,并以大学生和公众为猎物。专家表示,“常规贷款”团伙嚣张犯罪,暴露了社会管理和网络金融监管的漏洞,需要警惕和有效对策。

常规贷款辛迪加在10个月内已经积累了31亿英镑的财富。

随着调查范围的扩大,兰州警方发现,在手机应用平台上,一些受害者从1000元中借了20多万元,但仍未偿还,还有一些人借了100多万元。

袁成成(化名)是一家咖啡连锁店的员工。2018年9月的一天,袁成成用手机下载了一款烹饪应用。没想到,这个应用程序会“变脸”。第二天,烹饪内容全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贷款门户和各种“在线贷款”应用程序的链接。袁成成很好奇,借了4500元。谁知道呢,在接下来的三个月里,她被迫在十几个“网上贷款”平台上转移到一个账户上,连续偿还了6万多元,而她的债务却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

2018年12月,兰州警方锁定了APP。警方调查发现这个应用程序是“双胞胎”。它有两个方面,一个是具有正常功能的应用程序,另一个是由“常规贷款”犯罪团伙开发的在线贷款平台。警方称这款应用为“抗体侧”应用。

根据以前的研究,这个应用程序背后是一个非法收集公民个人信息、例行贷款和“软暴力”收集的犯罪集团。它开发了20个贷款平台,并利用23家主要公司以提前还款和消费的名义签署非法贷款合同,向受害者提供贷款。与此同时,该组织雇用了24家收款机构,以各种温和暴力的方式收款。兰州警方立即立案调查,代号为“2.12”。

今年3月,经过三个多月的初步调查,兰州市公安局在公安部和省公安厅的统一指挥下,组织了500多名警员。在浙江、陕西、安徽等地,“2·12”特大犯罪组织“常规贷款”被消灭。

警方进一步调查发现,该团伙使用1317手机应用软件进行非法贷款。受害者必须在7天内偿还贷款。一旦受害者贷款逾期,平台会根据逾期时间自动增加贷款金额。逾期未还贷款的,应移交给收款人员,通过短信轰炸、Pchart等各种软暴力手段对受害者进行非法侵害。

警方截至2019年11月的调查结果显示,2018年5月至2019年3月,犯罪组织签订阴阳贷款合同327.8万份,累计贷款59.75亿元,累计追回91.16亿元,其中非法获取31.41亿元。受害者涉及全国近20万人,仅甘肃省就有3万多名受害者。

案件审结时,犯罪组织仍有98.47亿元左右未收账款,其中本金14.7亿元,逾期利息83.77亿元。目前,该案件共破获非法获取公民信息、敲诈勒索、挑衅欺诈等四类刑事案件238起,涉案资产20.74亿元。

大数据分析准确锁定受害者

令人不寒而栗的是,这种“例行公事”不仅关系到许多受害者的生活,也关系到他们的思想。不止一名无力偿还贷款和利息的受害者转向“出卖自己偿还贷款”和“为老虎做坏事”,并成为肇事者之一。

在甘肃警方破获的一起“日常贷款”案件中,警方在天津互联网贷款平台逮捕了犯罪嫌疑人王某。他出生在一个贫穷的家庭,父母离异。他的母亲做家庭佣工,并为他提供上大学的条件。为了减轻他母亲的压力,王在2018年从网上贷款平台借了3000元来支付学费

据统计,截至2019年11月,兰州反电信网络欺诈中心共处理电信网络欺诈案件5378起,累计暂停或冻结金额5100多万元,有效警示和劝阻了23000多名受害者,避免了2000多万元的经济损失。其中,兰州公安“2月12日”特大“日常贷款”项目查处涉案人员750余人,查封涉案财产10多亿元。

"现在这些常规贷款平台变得越来越‘正式’。"兰州市公安局副局长王俊峰(Wang Junfeng)表示,其中一些公司拥有法律外衣,成立企业,落户高档写字楼,甚至还披上了“互联网企业”、“大数据企业”、“互联网金融”等各种华丽的“外衣”。内部组织结构严密,分工明确。有的甚至将现代企业管理模式和前端、后端风险防控机制引入管理。

同时,这些常规贷款平台开发了大量的网络应用,并应用了个性化推荐和大数据分析技术。一旦用户下载“诱饵”,他们将通过大数据模型分析获得的用户信息,对欺骗性价值进行评级,并实现准确的“例程”。

警方在“常规贷款”平台的背景数据中发现,中国西部一个村庄的19个人连续十次以上向“常规贷款”平台申请贷款,但均未获得批准。警方表示,这些人可能是“贷款促进”群体,他们有不良贷款信息,并已被“贷款促进”平台的大数据自动过滤。

兰州市公安局技术调查组组长李刚表示,在“2月12日”特大“日常贷款”项目中,犯罪团伙非法获取了482万人的个人信息,如电话记录、电话号码簿、银行卡号码等。警方甚至在背景中发现了犯罪团伙制作的全国电话号码簿。

随着越来越多的信息,警方发现这种“例行贷款”团体的“人事制度”非常好。他们不仅善于将原来的放债人转变成“商业骨干”,而且善于在集团内部分工合作,形成发达的“蜘蛛网”。除了专门的业务部门和技术部门,甚至还有专门的法律部门负责规避法律问题。兰州财经大学金融学博士、副教授成贵说,抵押贷款、汽车贷款和各种消费贷款已经成为目前生活的一部分。正式贷款机构的门槛太高,这为非法在线贷款机构的生存提供了巨大的基础。与此同时,缺乏监管为这些在线贷款机构转向非法和犯罪活动提供了机会。

首先,2015年发布的《互联网金融意见》原则上只规定了对同业拆借业务的监管,但没有明确同业拆借行为的性质,因此在实际执法过程中往往缺乏监管。

其次,网上信贷的保密性和网上平台的高科技性质给各部门带来了各种技术难题。工商、金融、网络监管等部门根据各自的职责权限享有不同的管理权,但部门之间难以形成相互合作和支持,导致网络信用无休止的混乱。在国家有关部门禁止“校园贷款”后,此类贷款迅速采取了“手机租赁”和“消费预付款”的方式,并继续流行。

缺乏监管反映了相关法律法规的滞后和缺失。

兰州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朱伟表示,我国目前颁布的网上金融法律法规大多是政府部门或地方政府针对某一类网上金融制定的法律法规,水平较低,不能在各单位的合作监督管理中发挥主导作用。更重要的是,中国的民间借贷法律分散在各种行政规范性文件和司法解释中

甘肃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相关人员建议,通过互联网企业和相关部门的充分合作,建立非法金融活动风险防控平台,将非法网上金融活动扼杀在萌芽状态。(记者蒋魏超,玛莎,胡维杰,张志敏)